一熊SPA
北京一熊网 上海一熊网 广州一熊网 深圳一熊网 重庆一熊网 成都一熊网
天津一熊网 河北一熊网 山西一熊网 江苏一熊网 浙江一熊网 福建一熊网
湖南一熊网 河南一熊网 辽宁一熊网 云南一熊网 贵州一熊网 湖北一熊网
山东一熊网 吉林一熊网 安徽一熊网 江西一熊网 海南一熊网 陕西一熊网
甘肃一熊网 宁夏一熊网 新疆一熊网 广西一熊网 黑江一熊网 香港一熊网

上海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nsnspa
北京一男 上海一男 广州一男 深圳一男 重庆一男 成都一男
天津一男 河北一男 山西一男 江苏一男 浙江一男 福建一男
湖南一男 河南一男 辽宁一男 云南一男 贵州一男 湖北一男
山东一男 吉林一男 安徽一男 江西一男 海南一男 陕西一男
甘肃一男 宁夏一男 新疆一男 广西一男 黑江一男 香港一男
上海同志 门户 阅读 阅读推荐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重庆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导航 辽宁同志
中国同志 浙江同志导航 太原同志导航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
郑州同志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

我的前任今天跟别人好了。

2015-5-6 06:1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68| 评论: 0

摘要: 我叫晓宇,是个90后学生。朋友评价我看上去清秀、斯文、帅气,接触久了才知道大有不同。一旦玩起来,我可是很疯狂的,一点儿也不斯文……   我从小就对男人有好感,高中时明白自己是Gay后,渐渐融入了同志圈子。 ...
广州同志会所

我叫晓宇,是个90后学生。朋友评价我看上去清秀、斯文、帅气,接触久了才知道大有不同。一旦玩起来,我可是很疯狂的,一点儿也不斯文……


  我从小就对男人有好感,高中时明白自己是Gay后,渐渐融入了同志圈子。好奇的我上网查资料,懂了啥是1啥是0啥是一夜情,开始上同志网站交友,认识了一个真心对我好的大哥哥。我们时常聊天,亲密无间。但由于地域关系,我们从未见过面。迄今为止,我只跟两个网友见过面……

  第一个,是40岁左右的阿江,他说我打扮很潮,死要拉我去帮他的服装店挑货。刚开始我拒绝了,毕竟我对他没什么好感。后来经不住他苦苦的请求,再加上他也挺辛苦的,出于同情和好奇,我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打电话催我起床。匆匆忙忙出门,发觉天气好热。他一见面就问说:“晓宇,天气热,要休息喝口水吗?”这让我感觉他这人还不错,很体贴。

  拿货期间,他让我挑几件拿回去穿,我并不打算占他的便宜,所以婉拒了。中午,为了感谢我帮忙,他请我吃饭。由于下午还要去另一个地方提货,又忙又累,阿江便说:“这么热的天,不如去我那洗个脸,休息一下吧?”我没想太多,感觉确实挺累的,于是点头同意。

  他这个大男人,倒是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谁也想不到杯具竟会在这个一尘不染的家里发生。

  我坐在沙发上,好奇地四处张望。他拿了条新毛巾给我擦脸,顺便打开电视。我感觉有点儿拘谨,于是拿着遥控器,目不转睛地看电视,没怎么注意他。此时太阳已通过窗户直射进屋内,他走去窗边,拉下了窗帘,整个屋子立刻暗了许多。随后,他坐在我旁边,跟我聊天。

  聊了没几句,他忽然把话题扯到我的手上:“晓宇,你的手指又长又细,真好看。”说着就要来抓我的手。我本能地把手一缩,没理他,继续看电视。然而,我的眼角余光发现他一直盯着我。此时气氛已变得很沉闷,我想说点什么来打破僵局,没想到他突然饿狼似地扑上来,狂吻我的脖子。我吓坏了,一番挣扎,把他沉重的身躯从我身上推开。

  我又紧张又生气地质问他:“你要干嘛?”没等他回答,我就向门口走去。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对不起啊,我控制不了……你要去哪?”我的嗓音明显提高了分贝:“我要回家!”可他还是死死拉着我。我急了,狠狠瞪着他说:“放手,否则我喊救命!”他这才胆怯地松开手。

  我有些哆嗦,带着恐惧打开门,飞一般地跑出去。TMD,吓死我了!人心叵测,什么鸟人都有。

  这件事情发生后,我直接把他的ID拉入黑名单,再也没有和他联系。

  第二个见过面的同志是小程,他当时26岁,长得很帅,思想很成熟,是我的天菜。

  跟他聊了大概两三个月,我感觉他还不错。在仅仅是朋友的情况下,他没经我允许就叫我“宝贝”,让我又生气又高兴。生气,是因为我跟他没有那么深入的关系,怎么能这样胡乱称呼人家呢?高兴,则是因为我有个癖好,特喜欢关系好的人叫我“宝贝”,更何况他还是个让我颇有好感的帅哥……

  网聊期间,他多次提出要见面。然而经过第一次阿江的教训,我变得非常谨慎小心,所以多次婉拒了他的邀约。

  某天凌晨,小程打来的电话,把熟睡中的我吵醒。心想谁这么缺德,三更半夜打电话。我坐起身,拿起电话,迷迷糊糊地问:“喂,谁啊?”电话那头传来温柔的声音,瞬间唤醒半梦半醒的我:“是我啦,邓×深!”“哦,小程,这么晚找我,啥事?”我语气稍微精神了点。他说: “我睡不着,不开心,很想见你……能出来见我吗?”我坚定地回答:“不行,太晚了,不方便出去……要不下次吧。”显然我这理由不够充分,他不死心,重复地说:“我很想见你,快出来见我吧!”我连忙解释:“都说不行了,我爸妈在家的,怕惊醒他们。下次吧,不好意思啊,你快睡觉吧。我也要睡了,晚安。”没等他回答,我立马把电话挂了。

  他还是不死心,一直打我的电话。我没接,发给他一条短信:“实在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方便出去。别再打电话过来了,我怕吵到家人,晚安。”

  没过多久,他回复我:“可是,我真的很想见你啊,我很不开心……” 我仍然不理他,躺下去,不一会就呼呼大睡了。

  凌晨四点,我再次被电话吵醒,是一条短信:“晓宇,实在对不起,我真的很想见你,真希望你来陪我度过这不愉快的夜晚。”我混混沌沌地回复他:“天亮再说啦……”

  清晨六点多,电话又响,短信……又是他:“宝贝,睡醒了吗?可以来见我了吧?我一晚没睡,等你来见我。”我突然有点感动,也有点动摇了……他不开心,我作为朋友,怎能不去陪陪他……再说了,从没见过这个帅哥的真实模样。

  好奇心一上来,我彻底屈服了。飞身下床,刷牙洗脸梳头打扮,飞一般地打车去他家。在出租车上,我一直思忖着该说些什么,让他开心起来。半个小时候,我到了他家附近了。打电话给他,按照他的指示来到他家门口。按门铃的那一刻,我心跳加速……他竟然裸着上半身来开门,他竟然真的是个强壮的大帅哥。

  走进去,闻到满屋的烟味,房间乱乱的。他叫我随便坐,我带着略有些疲倦的眼神打量着他,内心让然不太淡定。

  他问我: “困吗?”我点了点头。“上床睡会吧。”我正巴不得呢,赶紧爬上床。他斜倚在我身边,完全看不出哪点不开心,但我没问出口。他忽然亲了一下我的脸,我没搭理他,毕竟我对他还有好感。


  接着他说:“你长得真俊啊。”听见这话,我的虚荣心颇为满足,顿时放松了许多。他说让我躺好点,给我盖被子睡一会,借机抱起我,嘴唇正对着我的额头。他的手不时地在我身上抚摸,我虽然一动不动,可下面却动起来了。他一直抚摸着我的身躯,两人都沉默了。许久,小程说:“宝贝,乖,把衣服脱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毫无抵抗力……

  随后,他继续亲我,慢慢吻到身体上,然后吻到我的下面。他说,想要G交。我没试过,怕疼,所以没答应。他温柔地安抚我,凑近耳朵哄我:“放心吧,宝贝,我会慢慢来,你要是疼,我就抽出来……”

  我信了,可还没进去,我就喊疼了。他却很随意地说:“放松,放松……”根本不管我痛不痛。

  就这样,完了,他很爽,一点没有不开心。可我呢,真TMD疼!

  完事后,我们俩抱着睡到中午,直到我醒了说要走,他才无所谓地说了声:“回去小心点。”就不再理我了,甚至没有送我出门。

  走出门,我总觉得“后面”不太舒服,回想起他在完事后的冷淡,觉得不对头,于是发短信问他:“你不是说不开心吗?”不久,他回复:“是的,让他过去吧,不想再提了。”我回复:“好吧。”

  谁知,惊人的短信发过来了:“以后不要打电话联系我,有什么事,网上联系就可以了。”此时,我恍然大悟!

  至今还记得那时的失落和伤心,感觉自己很愚蠢。我没有回复他的这条短信,独自一人在街上游荡,感觉世界一片死寂,很想放声大哭……我的第一次,居然就这样被骗走了。

  回到冷清的家里,我直接洗了个热水澡,上床好好睡了一觉。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把他也拖入黑名单,从此我们再也没联系。

  虽然我对幸福爱情还是充满希望,但这两次经历也让我对未来有点担忧。不过我相信,只要有爱人相伴,携手面对风雨,那么这些担忧一定都能被克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1nsnspa
北京一男 上海一男 广州一男 深圳一男 重庆一男 成都一男
天津一男 河北一男 山西一男 江苏一男 浙江一男 福建一男
湖南一男 河南一男 辽宁一男 云南一男 贵州一男 湖北一男
山东一男 吉林一男 安徽一男 江西一男 海南一男 陕西一男
甘肃一男 宁夏一男 新疆一男 广西一男 黑江一男 香港一男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1069  

GMT+8, 2022-12-4 08:41 , Processed in 0.173813 second(s), 21 queries .

上海最大的同志门户导航网上海同志 门户网

© 2013-2014 上海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