娥站

上海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nsnspa
北京一男 上海一男 广州一男 深圳一男 重庆一男 成都一男
天津一男 河北一男 山西一男 江苏一男 浙江一男 福建一男
湖南一男 河南一男 辽宁一男 云南一男 贵州一男 湖北一男
山东一男 吉林一男 安徽一男 江西一男 海南一男 陕西一男
甘肃一男 宁夏一男 新疆一男 广西一男 黑江一男 香港一男
上海同志 门户 阅读 阅读推荐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重庆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导航 辽宁同志
中国同志 浙江同志导航 太原同志导航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
郑州同志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

男同的故事:一个出柜者的内心独白

2015-5-6 06: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16| 评论: 0

摘要: 和男朋友分开一段时间了,妈妈怕我一个人孤单,非说她是想我,就搬来和我住在一起了,其实,我知道,她是来陪我的。 最近心情压抑到了极点,就像北方冬天阴沉沉的雾霾天气一样,也不知道心中的雾何时才能散开。年纪 ...
无标题文档

男朋友分开一段时间了,妈妈怕我一个人孤单,非说她是想我,就搬来和我住在一起了,其实,我知道,她是来陪我的。 最近心情压抑到了极点,就像北方冬天阴沉沉的雾霾天气一样,也不知道心中的雾何时才能散开。年纪不小了,30在古时候也算而立之年了,但因为不结婚的原因,一直没有立起来,还在让她老人家为我操心,我是不孝的。


  大概是06年左右的样子吧,我24,终于心里承认了自己同志的身份,便义无反顾的踏进了这个圈。也许是老天眷顾吧,我很快就有了一个人bf,他是出柜了的。他妈妈对我像儿子般的无微不至,给我榨葡萄汁,给我做我爱吃的西红柿牛腩,一家人跑去怀柔度假,这之后,我才知道,同志其实也是可以有个温暖的家的。我问过他妈妈,为什么会接纳我,他妈说,为了儿子快乐,真是个伟大的母亲。那时候,我就有了自己也要出柜的年头,但被我当时的bf拦下来了,他告诉我,得妈妈一步步的接受了我不要孩子,那时候才能出柜。

  10年,我和第一任结束了3年的爱情,心里面空空荡荡的。那时正值年关,这是内心最孤单的时候。大概是大年29吧,有天下午妈妈正在做饭,看我郁郁寡欢,突然问我,你为什么一直不结婚,你和妈说说啊?我说,我给你什么理由你都能接受吗?妈妈点了点头,我鼓起勇气说,我不喜欢女孩子,喜欢男的,然后说了我自己内心的折磨和监督。妈妈没有骂我,只是一个劲的流泪,说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可怜你了。那天晚上,我一宿没睡,妈妈也一宿没睡。

  也在10年,我有了第二段感情,他为我牺牲也挺大的,陪我天涯海角,为我辞去工作,最后流落到了山东这片对我们俩都是陌生的土地上,在一起3年,虽然他后来也离开了,但我也能理解,他需要有更好的前途,他的家庭无法接受我们不结婚。我对他最后的疼爱就是把手放开。第二任有些孩子气,有些任性,妈妈和我们住在一起,他开始很粘人,一口一个老妈的叫着。但家庭没有不吵架拌嘴的,他声嘶力竭的朝我们吼过好几次,我妈为了我,都忍气吞声了。我知道男人不该打老婆,但有一次他那么无理取闹,我和他也打了一架。我两边都觉得好难做,左右为难,男人的责任,儿子的责任。不过,这种左右为难,随着我们分手,也便结束了。

  和第二任分手小半年了,总没有遇到合适的。自己年轻的时候还算有些魅力,现在成大叔了,就没有那么好找了。这个圈子要么有脸蛋,要么有身材,我现在似乎都没有那么突出了。追求新鲜感、刺激性的同志圈,没有给我这种真心实意的期盼爱情的人留下多少空间。我和老妈说,我到了40,如果还没有合适的,我就随便找个女人结婚了,免得你担心我老无所依。妈妈说,别放弃,找找看。现在,基本上每天,妈妈都会问我一句,找到了吗,找到了吗?合适的话,可以带回家来见一见。

  我不知道40以前我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如果能,那最好了。如果不能,我也不会让妈妈百年之后带着不安心离开,毕竟她为了牺牲了那么多,放下了那么多,我真的挺感谢我的妈妈的。妈,儿子,爱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1nsnspa
北京一男 上海一男 广州一男 深圳一男 重庆一男 成都一男
天津一男 河北一男 山西一男 江苏一男 浙江一男 福建一男
湖南一男 河南一男 辽宁一男 云南一男 贵州一男 湖北一男
山东一男 吉林一男 安徽一男 江西一男 海南一男 陕西一男
甘肃一男 宁夏一男 新疆一男 广西一男 黑江一男 香港一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1069  

GMT+8, 2022-9-29 13:50 , Processed in 0.155182 second(s), 21 queries .

上海最大的同志门户导航网上海同志 门户网

© 2013-2014 上海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