娥站

上海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nsnspa
北京一男 上海一男 广州一男 深圳一男 重庆一男 成都一男
天津一男 河北一男 山西一男 江苏一男 浙江一男 福建一男
湖南一男 河南一男 辽宁一男 云南一男 贵州一男 湖北一男
山东一男 吉林一男 安徽一男 江西一男 海南一男 陕西一男
甘肃一男 宁夏一男 新疆一男 广西一男 黑江一男 香港一男
上海同志 门户 同志文学 同志小说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重庆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导航 辽宁同志
中国同志 浙江同志导航 太原同志导航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
郑州同志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

男同性恋小说 贵阳这个城市的Gay

2016-2-22 15: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944| 评论: 0

摘要: 谢兵40岁生日,我们照例在新天地K歌房里翻腾,喝了多少天知道。十二点规定动作切蛋糕吹蜡烛之前,老董拿出个无比嚣张的礼物送给他。老董说三年前在澳洲看见这个镀金牌子时,就决定要作为我们当中将会第一个到达40的 ...
无标题文档

谢兵40岁生日,我们照例在新天地K歌房里翻腾,喝了多少天知道。十二点规定动作切蛋糕吹蜡烛之前,老董拿出个无比嚣张的礼物送给他。老董说三年前在澳洲看见这个镀金牌子时,就决定要作为我们当中将会第一个到达40的谢兵的生日礼物买下来。我们都疯了。牌子本身不出奇,重要的是牌子上那句话:40 something and still sexy!

  只有这个妖孽当得起这句话。

  普遍流传的版本是:假如有不明真相的群众跟咱们一起吃饭,也许会这样问老董:“董先生孩子上几年级了?”但是一定会这样问谢兵:“谢先生还没女朋友吧?”事实是,老董比谢兵还小两个月。

  那天晚上谢兵喝醉了,离开之前唯一记得的就是:我的牌子有没有挂着?

  用这个事情作为开篇,是因为在那天晚上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谢兵的时候我同样迷惑在他青葱无比的外表下。那是差不多6年前的事情。34岁的他有着24岁的样貌和装扮……持续至今。耗子依稀还有些许苗条的身段,老董沧桑满脸,苦大仇深。我们去逛森林公园,我在秋千上装粉嫩。

  竟然都6年了。

  彼时,我和小雷合租在黔灵西路四合院旁边的某个房子里,每天7楼上下,身材很赞。江维21岁,一边念工商管理一边练瑜伽,舞台上唱《神奇的九寨》拿校园十大歌手舞台下唱《催眠》宛如菲姐附身。小熊刚刚出现,在我们家里莫名其妙哭过一次,原因至今不明。其他人等,尚不知散落何方。

  竟然真的6年了。

  方华:“那个,我想嗑点瓜子……”

  小雷:“不准!”

  身为气质教主的我,怎么可能被别人压制,自管买来,嗑!

  江维侧目看了半天,说:“话说过年我回老家,发现一个崩溃的现象,我娘往家买瓜子是用麻布口袋装。然后和她的手帕交们一晚上嗑瓜子聊八卦,半麻袋就没有了。”

  小雷:“中年妇女都这样的。”

  江维:“嗯。”

  我(瓜子皮挂在嘴边):“你们什么意思?”

  我对瓜子的热爱是突然迸发的,始自于2002年秋天。彼时我刚刚经历某一段天崩地裂的感情故事(靠,又说这个),正十分自我地颓废着。每天状类痴呆,穿一件肥大黑棉袄。下班回家必定会在楼下买上半斤瓜子,提溜回家。小雷做饭,我刷碗。然后裹一条毛毯,蜷在沙发上看电视。瓜子拿在手边,垃圾桶放在面前,持之以恒地,嗑。

  小雷问:“你馊了没?”

  我说:“好像还没。”

  他便放心地去准备毕业设计。作为金融专业的毕业生,他已经开始在某银行实习,可毕业设计还是要交的。所以除非有《蓝色生死恋》,一般情况下他不看电视。其实就连《蓝色生死恋》人家也只是为了看元彬……每当元彬那只硕大的炮灰对着女主角纠缠表白的时候,自动把自己带入。偶吧。讨厌。我愿意。好的。你坏死了……这是他为自己设计的台词。

  某一天毕业设计做累了,小雷十分难得地窜出来陪我嗑了几颗瓜子,顺便轻描淡写地讲了两个消息。

  其一是每天早上去实习银行报到的路上,某个街口都会碰到帅哥一枚。小雷说:“这么这么高,这么这么个身材,这么这么穿衣服……我们一般都会对视一眼,两眼。今天对视了很多眼……然后我假装很有气质地一回头,就发现他也在回头……”

  “啊!”我们握着手尖叫。像美国校园剧里的姐妹淘。

  “大概比你小一两岁的样子。”小雷说,“然后,我终于今天下午又去了一趟久违的健身房,就看见他也在里面。虽然我们没有说话,但是,啊,我觉得健身房里都是粉红色的泡泡……”

  好吧,你们都会把这当作即将开始的绯闻?我当时也这么以为,事实上没有。小雷在后来的日子里很快找到于建,跟他耗上了长达五年的恩爱。而这枚帅哥也并没有顺理成章地成为路人甲,他在半年后见到了小雷两口子,宾主把盏言欢。他是谢兵。每当想起小雷说他“大概比你小一两岁”这句话,我就很想先撕了小雷再撕了他然后自杀。

  另一个消息是,他的高中同桌摇摇,是一枚小鼻子小眼睛的小娃娃。据说签了广州的某家五百强轮船公司,要去打工去了。他说:“我觉得他可能也是。”

  这句话在一年后被证实。这两个消息都和后来这个显赫而庞大的家族的发展壮大彻底地关联在一起,尽管当年只是我们聊过就忘的八卦。

  某次家族与另外的家族麻将比赛增进友谊。

  千千:“听说你要结婚。”

  某男:“是啊,没得办法,找了个拉拉协议……那个结婚。”

  千千:“那你要给我们发请帖不呢?”

  某男还没来得及接嘴,耗子跳出来:“他要是敢,老娘到时候穿个前后开叉的旗袍坐在酒店大堂织毛衣!”

  话说02年底西祠网友南京帅哥小鱼同学造访0城,度过了难忘的六天五夜。大概是见不得我老人家黑棉袄厚毛毯嗑瓜子看电视死眉烂眼的倒霉样子,回去以后和他家阿娜大商量着要给我介绍个人。你说这天高皇帝远的做媒工作怎么可能靠谱?我最后在03年乍暖还寒的春分时节见到了耗子。从此宣告我即将成为一个显赫家族里有着显赫头衔的“妈咪”,宣告我的青春一命呜呼。

  那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夜晚……因为耗子脖子上手腕上衣服上裤子上悬挂着各种不明金属质地的链子环子琳琅满目。我们都是江湖混迹多年的达人,互看一眼就知道对方完全不是自己杯茶,否则会天打雷劈。然而同时我们也都默默地感受到从此后的人生将会和这个人有着莫大的关联。SO,我们遵从命运的感召,在紫林庵附近找了个咖啡吧聊人生。

  真的是聊人生,两个人都文艺得天雷阵阵。我甚至在得知很快将是他生日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是婉约地说了声不好意思接个电话,然后冲出门去楼下买了两张CD送他做礼物……交响乐CD。我的娘啊,回忆至此十分羞恼。天晓得那两张CD他有没有开封听过。但是,作为家族重要核心成员的两大巨头的此次会晤,气氛是友好和谐的,意义,是历史性的。

  然后耗子继续十分友好地带我认识了老董和谢兵。然后我十分友好地又带他们认识了小雷和于建。家族建立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说起老董和谢兵,他们都是68年生人,相互认识已经20多年,作为同一个公司外派在0城的高管人员,生活得很是简单无聊。但是,从那个森林公园的早晨之后,我们的人生都发生了改变。

  老董后来成为这个家族的爹地,但是和妈咪我只是名义夫妻关系。如果真要让我们俩脱光了放一张床上,估计最后俩人宁可呕吐而死也会各自保住贞洁……虽然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大1,典型的三高人士虽然长相沧桑了点。他单身这么多年一直是家族的耻辱和谜题……

  因为和爹地的二十多年纠缠又清白的死党关系同时比爹地大了两个月,谢兵的头衔就是大伯了。我们有段时间叫他谢半城是因为半个城市的小G们都十分仰慕他。我说过了他那极具欺骗功能的外表和装扮,很是能招徕不少涉世未深或者自以为涉世未深的小0。第一次见面在森林公园的步道上,他就十分天真无邪地蹲下来叫:“呀,这个是什么虫?快来看。”我后来得知他的真实年龄之后回想这一幕屡次想要跳楼。

  耗子。好吧。他一个踉跄,自封为大公主,于是,后来就有了二公主小雷三公主江维等等若干霹雳无敌的封号。而小雷正式见到老董谢兵的时候,恰是跟于建两个人恋奸情热,天天在我这个单身衰人面前大SHOW恩爱的当口。所以于建以比我大一岁的高龄,成了要叫我妈咪的“驸马”。

  耗子:“其实我不是耗子,我是青霞。”

  小雷:“其实我不是小雷,我是嘉玲。”

  江维:“其实我也不是江维,我是曼玉。”

  摇摇:“那我就是子怡!我比你们年轻貌美……”(摸脸)

  耗子、小雷、江维:“滚!你是缴纳巨额会费混入美女圈的!”

  方华(沉吟):“其实,当年……我真的没有从文华酒店跳下来……我去布宜诺斯艾利斯洗了个瀑布澡之后穿越来了0城,然后爱上了丝娃娃和肠旺面,于是,我就用方华这个身份神秘而低调地生活下来……”

  于是我被揍了一顿。

  其实江维根本不是曼玉,丫没有兔牙。我前面说过了他唱王菲的歌宛如本尊附体,毫不夸张。作为一个学工商管理的小Gay,他完全抛弃了白领丽人的大好前途,不务正业地混了20多年,并且还将继续混下去。

  据说他先是学跳舞,然后学唱歌,七八岁开始就跟着文工团四处演出。K歌房里王菲唱完唱腾格尔,陶喆之后紧接玛凯,喝半天酒回来继续飚,这回一人分饰二角《当爱已成往事》。麦霸得让你没脾气。大学里开始练瑜伽,跑去健身房上瑜伽课,结果做到一半学员们都不看教练了,只看他。毕业鬼鬼祟祟跑出去晃了一圈又鬼鬼祟祟跑回来,开班做舞蹈老师。他的人生之路向我们昭告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从小文艺细胞过于发达的人,男人,基本上长大就Gay了。

  其实初次见他也是02年秋天。某一天小雷把裹毯子嗑瓜子的我从沙发上拎出去晒太阳避免真的馊臭发霉,在著名而难吃的绿岛冰冰凉里面吃烤肉,江维作为小雷的网友出现。那时候我对于他的印象仅仅只是一个家里有点小钱生活条件优越面目有点小清秀性格有点小青涩的小Gay。还好,不讨厌。

  再见到他是一年多以后小雷的生日PARTY,在酒库。此时老董啊谢兵啊耗子啊等人统统都在。江维坐在谢兵斜对面的角落里,射灯偶尔晃过能看见眉眼间疏离神色,不是衣紫腰玉的高傲。我和耗子对视一眼,深刻地意识到这个家伙将会威胁到我们俩气质教主的宝座。事实证明果然如此,我们在后来的日子里随时被他气质得屁滚尿流不敢多啰嗦。

  所以,做Gay不能太王菲。

  那一夜35岁的谢兵一如既往天真无邪,和每个人划小蜜蜂十指翻飞;那一夜22岁的江维神色浅淡举止安闲,抽烟喝酒都将将恰恰拿捏得好力道。我仿佛突然从自己的噩梦里清醒了一会儿,冷眼旁观他们的眼神偶尔交叠火花冷冷飞溅。我微笑,喝加了冰的伏特加刺激舌头和神经,然后想想念的人,只是想想。

  你当时为什么会看上他?

  这真是一个十分愚蠢的问题。江维说:“TMD老子后来想起那天晚上,觉得天啊!老子真是喝多了。”我安慰他说:“有时候爱情就像下小雨,来的无声无息,但是铺天盖地,无处藏身。你淋也不是,躲也不是。所以只好一咬牙,横竖要失身。”

  方华:“我来点菜。”

  老董:“不准!你再点菜我会破产的!上次接待三叔,四个人你点了九个菜!”

  小雷:“而且每次我们都会被迫吃到鱼香茄夹。天……”

  方华:“鱼香茄夹不好吃吗?”

  老董:“如果让你一辈子Z爱都只用一种体式,你就知道好不好吃了。”

  方华:“好吧,耗子点菜……”

  前面说,在认识耗子老董和谢兵之前,小雷就恋爱了。按照常规说法,这孩子进入“圈子”快十年,只谈过这么一次恋爱,只跟这个叫于建的男人做过爱。

  这段故事,从02年冬天到08年夏天。将近六年。

  那天我继续在家裹毯子嗑瓜子看电视,小雷出去见网友。我照例叮嘱他见人要有礼貌然而一旦不合适就扯个理由跑掉,大家都这么干的。

  半小时后小雷的短信发进来,我想哈哈,果然要跑了。结果打卡一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东北人,帅,不错哦。”

  我差一点就冲过去面试了。好不容易矜持地忍住(主要是小雷在短信里警告不准我去),磨蹭到十二点多才去睡,那会儿小雷还没回来。

  一个星期以后我见到了于建。没有想象中那么帅,但是两个人站在一起,很般配。我于是就在替他幸福的同时有些伤感……有人抱着过冬真是个好事。

  小雷烧得一手好菜。这是我在那个颓废的冬天迅速从104斤飙升到125的主要原因。但是我老人家没发现,我忙着颓废呢。每天裹毯子嗑瓜子看电视,比上班还有规律还坚持不懈。直到小雷结束单身,我才觉得天啊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必定废了废了,既然当初没想起要找个高楼跳下来结果自己,现在也貌似什么脸皮继续做贞洁哀怨未亡人状。是得找个人过日子了。

  但是,找谁呢?于是,两个人每天在房间里秀恩爱,我继续裹毯子嗑瓜子看电视恬不知耻。

  小雷的闺蜜小熊听说小雷恋爱了,死活要来家里瞅一眼。便约好了某天在家里吃饭,小雷主厨。正巧那天我在小熊学校附近办事,便约了他在车站等,一起坐车回去。于是那个寒风阵阵的黄昏,我在公交车站见到这个外表阳光帅气的男孩儿抖抖索索地站在站牌下哀怨地吃香蕉,而手里还有整整一口袋香蕉……这个形象在我心里若干年挥之不去,永远和“小熊”两个字成为图文搭配的巨雷画面。直到多年后《梦想中国》我成了熊汝霖的粉丝,依然在听到别人亲切称呼他小熊的时候毫不费力地回想起这一幕。(对不起我的偶像)

  真的是哀怨地在吃,一碰面他就开始了:“方华,我好心痛哦……”后面五千字,是关于他喜欢A但是A不喜欢他不过A喜欢的B却又喜欢他可他一方面觉得B对自己很好一方面就是没感觉就是喜欢A然而A总是让他伤心的话,被我基本上过滤屏蔽掉了。只看着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一边吃香蕉一边倾诉,还抽空关怀我:“方华你要不要吃点踮一下小雷做饭很慢的……”

  换做今天我估计就风中零乱了,不过那会儿颓废,没精力发飙。公车死等不来,我们咬牙打车,一路上香蕉迅速消耗到只剩半袋子,纠结的三角恋当事人依旧倾诉不停,顺带调戏一把出租车司机:“师傅把你中间那个镜子往这边扭一点嘛我看看我头式乱不乱……”

  我选择充耳不闻,只惦记小雷有没有在我的万千嘱咐之下乖乖做了鱼香茄夹。然后我接到一个倒了八辈子血霉的电话。这个电话让我后来去见了一个黑胖子,然后竟然(哽咽,说不下去)和他……纠缠了两年……

  麻将桌上,方华念念有词:“奥运会口号倒着念,奥运会口号倒着念……”

  千千:“你叨叨什么东西啊。”

  方华:“奥运会口号是什么?”

  千千:“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啊”

  方华沉吟,摸牌,然后猛然把个一筒拍在桌上,推牌,自摸了。得意地:“对啊,倒着念,就是:想摸个一筒,就是个一筒……”

  那个电话是千千打给我的。作为一个工艺品店的店主,千千非常完美地体现了一个“千翻”至死的Gay所能具备一切品质。千翻:0城方言,形容一个人言辞啰嗦性格多变总是在许多小事和细节上竭力纠结最后做出的决定却又往往让人无语……这一点在他车祸之前尤为突出。车祸后九死一生逃过来,反而活得豁亮爽朗了许多,在孩子们称呼他“千千瘸哥”的同时,他坐着轮椅频繁出入餐厅酒吧KTV的形象是0城残疾人界该年度值得浓墨重彩书写的大事之一。

  现在说的当然还是车祸之前的千千。他在电话里邀约我麻将,顺便纠结了一下自己第二天要去广州进货今天这麻将究竟应该打到十二点还是十一点(这就是千翻的典型表现)。我应承下来,决定和小雷于建小熊吃过饭之后就去赌博。

  说起来,第一次见千千的时候,我曾经相当晕眩过一阵子。02年夏天的傍晚我们在北京路博物馆公交车站第一次见面,对面这个男子对着我豁开白牙朗朗地笑,让夏天一下子又升高了几度。白T恤,大短裤,塑料拖。邋里邋遢的装扮却让他穿出十分清爽干净。后来的日子,我从同人女的文章里读到“阳光健气攻”这个名词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千千那一晚的样子。而事实是,最后,我们都认为他更应该获得的称号是:千翻别扭受。

  当晚的麻将十分乏味,我难得地输钱了。这让千千和另一个家伙十分开心,他们在过去的日子里曾经给我贡献了好多瓜子钱。而和我一样输钱的胡波,嗯,以前没见过,是个黑胖子。

  中途千千和另一个去洗手间,我抽烟。胡波说:“抽烟太多不好,你脸色不好更该少抽点。”

  我想,我们有这么熟吗?于是假装也上洗手间,躲出去抽。抽完回来一看,丫正在抽。我靠。

  鏖战结束,他凑过来:“听说你住黔灵西路,我正好可以顺路送送你。”我大喜过望,免费车不坐白不坐:“好啊。谢谢啊。”抬眼一看,千千俩人看我的眼神暧昧至极。

  白色富康车,车牌1419。我在深夜里ORZ了一下。其实路程不远,十来分钟就到。胡波貌似说了些什么鬼扯闲话,我都忘光了。下车道谢,胡波要电话,说是以后再约着一起麻将,我犹豫一下,还是留了。

  爬上楼去开门,小雷两口子睡了。小熊竟然还在。顶着鸟窝头看玛利亚凯莉的演唱会,激动得泪眼涟涟。他是一疯狂的玛凯粉。我凑过去:“香蕉吃完了啊?晚上又和我睡?”

  他羞涩地:“不要调戏人家嘛。”

  疯了一会儿,他问我:“今天又赢了多少嘛。”我一怔,然后血红着双眼回答:“他娘的居然输了。”一边说一边找出瓜子来,卧倒沙发上,去扯我的毯子来盖。

  “啊。别难过,赌场失意情场得意,方华你要开桃花了。”

  我恶狠狠嗑瓜子:“是的,如果烂桃花也算的话。估计真要开了。噗……瓜子发霉了……”

  逛街,在同志最爱出没的喷水池与妖艳老Gay擦肩而过。

  谢兵:“这人是我网友诶,前两个月才见过面,QQ号是8开头的,网名叫纯爱。”

  耗子:“不是吧,我三年前就见过他。QQ很牛的6位数,4开头,网名也很洋气,叫Danny。”

  摇摇:“哈哈,前天在酒吧他给爹地递条子的,那时候号称姓梁。”

  江维(平静地):“我的拉丁班学生,刘祖红,外号刘美丽,拉丁QQ群网名炫舞不停歇。”

  方华:“原来每个Gay都有很多QQ和身份这件事情,是真的。”

  胡波隔三岔五来电话邀约麻将或者吃饭或者“手上有两张电影票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一起去”,手段了无新意。我有时候去,有时候不去,全看心情和时间。小雷见过胡波,除了一句“你也确实该找个人了”之外,再没别的话说。

  我曾经想,没有毯子的时候,我宁可冻着,也不要大衣。但是大衣非要往我身上搭的时候,我老人家十分成功地迷惘了……可见我和千千其实一个德行。于是当某天吃饭间隙,胡波问:“方华,我们要不要试着用恋人身份相处一下?”的时候,我迟疑了一秒。然后说:“好。”然而亲爱的们,我压根没想过跟这个黑胖子“恋人身份”应该怎么相处。

  很少想得起来主动给他电话,甚至是短信。和往常一样对他的一切“约会”提议全凭时间和心情决定。这个时候跟老董谢兵他们已经认识了,老董有丰富的阅历对人对事总有妙趣横生的点评,谢兵是娱乐圈达人总能发现好吃的饭店好玩的去处,而看耗子小雷跟所有人斗嘴吵架也相当畅快淋漓,所以,我更大的兴趣在于和这群好玩的人在一起颠三倒四说三道四横三竖四不三不四。

  所以,我承认,在那段时间,我有意无意总在忽略胡波,虽然他是我男朋友。胡波貌似抱怨生气过几次,我压根没在意,心情好哄一哄说声对不起,心情不好解释都无。心底里还很是坦荡:就这么着吧,哪有多少值得去说的感情,不过是相互陪着过日子。

  我没想过别人未尝也和我一样心思,况且,我虽然这么说,却没发现自己连“陪着过日子”也实在欠奉。我以为我自己不出去拈花惹草丢人现眼,这段故事就能这么平平淡淡地一直持续下去。

  于是,当第一次小雷告诉我看到胡波和别的年轻小孩一起逛国贸买衣服,我压根就没在意。第二次小熊紧张兮兮却明明白白告诉我还是一年轻小孩十分亲密地在酒吧和胡波相依相偎我也没放在心里,那会儿正忙着在电脑上给公司赶标书。

  一直到第三次,夏天的某个夜晚,于建小雷二人把我从沙发上把我拎起来,脸上写着“严肃认真”四个大字并且高声宣布“开会”的时候,我才知道大概真有那么点不对劲。

  小雷说:“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胡波有别人了,那家伙是我同学,他今天亲口告诉我说自己男朋友叫胡波……”小雷舞舞抓抓的样子十分得意,“我老人家不动声色地打探了一下外形年龄职业等等,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他男朋友和你男朋友就他妈是一个人!”

  我张大嘴看着他,首先反应过来的不是胡波劈腿这件事情,而是感叹:小雷这家伙磁场真是强烈,据他说自己从幼儿园到大学,同学里一直都有弯弯,后来成为我们家四公主的摇摇就是他高中同学兼同桌。大学更是变本加厉,据说一个班上四十多人,就有包括他在内的四个Gay一对LES。

  见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他急了:“你还不信?我同学叫刘罩杯,不信你自己去问他!”

  我的嘴巴张得更大。还是没去想胡波,而是迅速五体投地ORZ这个彪悍的名字,这爹妈取名字的时候脑水散了吧?于建笑出声来,一脸正气大义凛然的小雷才发现问题,赶忙道:“错了错了,叫刘兆波。”

  这么一打岔,我那不管事的脑袋才算是上了正轨,想想自己和胡波这几个月盐巴蘸醋的无聊日子,觉得人家劈腿似乎也正常。只是该怎么跟他聊,聊个什么结果,却要好好思谋一下子。

  只是,还没等我思谋好呢,这边厢就给了我一个硕大的惊喜……

  隆重推荐江维写的关于家人的一句话点评:

  老董:提着笔记本电脑穿梭在城市之间意淫及实际的淫并乐此不疲有些强迫症状缺少爱人常常温柔说教让你彻底臣服的空中飞人。

  方华:在都市白领的皮囊下透露着文艺青年气息并以文字及眼神为武器威力强大容易母爱泛滥的十足大好人。

  谢兵:曾经的半城先生不曾被人遗忘却掩饰不住老去的神情及疲惫的身心将爱情深深的埋起来最后连自己也找不到其实内心向往安静的娱乐狂人。

  千千:曾经让人心疼的“残疾人”如今投身大众娱乐事业加入本地欢场拉拉队想要抓住青春的尾巴再火一把丢掉金饭碗拿起毛衣针的居委会大妈。

  耗子:脱下极具男子汉气息的工人服拿起相机变成摄影师只要开骂方圆十里无人生还威力强大眼睛小小忽男忽女变化莫测高兴的时候是仙女生气的时候是巫婆誓用淫威征服天下的家伙。

  小雷:辞掉尚宫这个伟大的职业并非手艺变差只是无心下厨恢复单身才真正变成家里搞风搞雨称霸骂界无人能敌总是躲在背后冷不丁发出暗箭伤人身心的隐匿高手。

  维维:爹地说你这个可爱的男人婆注定孤独终老而他总是总是在路上走着他的梦想是行遍天涯海角爱得无以复加痛得身心俱溃最后带着残破的梦变成一个完整的人。

  摇摇:多重身份身世不明爱好酒水豪爽的娃娃在爱情的道理上刚刚学会站立却事实的证明了傻人有傻福丑人有真爱这个道理用巨额会费进入美女圈却总是默默无闻让人总是舍不得恶言相对。

  (这些是目前已经出场或者提到的人物简介,其他的,写到了再贴……)

  话说N多前,我还是一个弱质纤纤忧郁美少年的时候(凡是敢吐的拉出去砍手砍脚装坛子唱《艳阳天》)的时候,无意中在电视上看到一个胖老太太穿得五颜六色化着红脂绿粉,坐在花轿里扮演娇俏新嫁娘……“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隔帘只见一花轿,想必是新婚渡鹊桥。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何鲛珠化泪抛?此时却又明白了,世上何尝尽富豪。也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痛哭嚎啕。轿内的人儿弹别调,必有隐情在心潮……人情冷暖凭天造,谁能移动他半分毫。我正不足他正少,他为饥寒我为娇。分我一枝珊瑚宝,安他半世凤凰巢……这都是神话平空造,自把珠玉夸富豪。麟儿哪有神送到,积德才生玉树苗。小小囊儿何足道,救他饥渴胜琼瑶。”

  惊到欲仙欲死!

  印象里对京剧的印象从来是锣鼓家伙沸反盈天咿咿呀呀唱到脱气,这一次才发现原来京剧有华美到极致的唱词,而那行腔用韵,一声一调,借用余光中一句话,与我而言当真是如“水晶绝句轻叩我额头”。从此一头扎进去,知道那是四大名旦之程派最辉煌耀目的一出《锁麟囊》中“春秋亭”一折,知道那是程门五大弟子联袂的纪程演出,这一折的扮演者是李世济。

  说这些,不外乎是要告诉大家我是个戏迷。所以,当某个京剧论坛里炸锅一般讨论起即将在北京开始的程派传人连续一周的连轴大戏时,我老人家怎么可能坐得住。迅速确定行程定好机票,单等着好戏开锣。现在回头看那时满心满眼的期待,于我而言,是在期待救赎一般的七天,旧事前尘未来凡几,都可以统统不管暂做抛离。只用把自己沉进去,在皮黄韵律间与戏中人一同登程,前往笙箫羯鼓水袖曼舞的那一处所在,譬如极乐岛,恰似梦境乡。

  打算给论坛里的朋友们带些土特产去,便在启程的前一天晚上和胡波一起去逛大昌隆。那是在沃尔玛北京华联杀进来之前最有人气的超市,见天儿人山人海跟不要钱似的。我正在一堆大爷大妈叔叔阿姨的包围圈里奋力拼杀着恰好在打折的黔五福猪肉干老干妈辣椒酱,顺带划拉天马杜仲竹荪蜡染……猛然间做为一个Gay超强的第六感捕捉到一阵电流,我迅速抬头,瞥见右前方一道瘦削的身影闪过,消失在好一朵牛奶的冰柜后头……

  我看看胡波,笑笑。他看看我,满脸写着莫名其妙。

  我重新加入到抢购大军的行列,但是形容举止已经和刚才截然不同,即使在和身边老太比拼眼神和速度抢厕纸的时候(不是带到北京的,是家里正好用完了小雷霹雳吩咐一定要买……),也无比端庄无比优雅,无比气质。因为耗子告诉过我一句名言:两Gay对决,输人不输阵。我万万不能让那个可疑的身影再次看见我市井婆娘一般的模样。

  原以为也就这么惊鸿一瞥而已,却没想到我完完全全低估了80后小孩的战斗力。在我们买完东西拎着好几个沉重塑料袋往停车场走去的时候,该身影猛然从一根柱子后头闪出身来。挡在我们面前。

  必须承认,是好看的小孩,至少,比起那些日子里走颓废风并且在小雷的喂养下日渐痴肥的我来,好看了不知道多少。

  “胡波。”声音不大,很清凉,话是对着胡波,眼睛却看着我。我也努力优雅清冷地回看过去,心底咒骂手里的袋子在此时此地真TNND给我丢人。“这是你朋友啊?”他用陈述句的语调问出了一个疑问句。

  我想我是不能开口说什么的,我应该在此时以沉默和清冷和优雅打败他。并且听听胡波会说什么。“是的,我朋友。”胡波回答,很稳健。

  “那你们忙,再见。”嗖地一声,好看的小孩不在了。

  我继续优雅清冷沉默地站着……懵懂着……这是什么意思?

  坐在副驾驶位上,我依然优雅清冷沉默地懵懂着,偷偷看胡波,一手驾车一手抽烟,平静安详得和平常没有两样。

  “谁呀?”终究是我忍不住。

  “一个朋友。”

  我想问问名字,看看是不是那位“罩杯”弟弟。但是还好,这一下子憋住了。

  “我从北京回来以后,我们谈谈吧。”

  “好。”

  通常豪华的家庭晚宴之后,妈咪喝醉了是这样的:方华:“不许闹不许闹!我决定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

  谢兵:“我去洗手间。”

  摇摇:“大伯等我我也去。”

  耗子:“哪个喊不许闹的哪个喊不许闹的搞清楚现在这个家是我做主我还没说话你就老老实实在冷宫闭嘴呆着否则小心这个月月钱扣完……”

  小雷:“妈,你喝多了。去板凳上睡一觉。”

  其他人已经闪走了,方华死死拉住也在往外出溜的老董嚎啕:“我不过就是打算给大家表演个节目而已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

  老董:“你要表演什么节目?”

  方华:“那个,我给大家唱段程派名剧……”

  全体:“滚!”

  到北京的时候,不是最好的时节,酷热难当。心底却是清静的,有那么好的戏可以看,有那么些朋友。整个人闲闲地放松下来,心里盛放着简单的欢喜。仿佛接下来的7天,会有一辈子那么长。

  看《白蛇》,盛夏端午日,宝和堂里夫妻们对饮。明知道那杯雄黄酒下去恐怕是受不住要显出原形,却因为许郎一句“你我夫妻偕老百年”的劝酒词,千年修为再无足轻重。那白衣的女子一声悠长的的念白道尽所有追随的决绝:怎么……偕老百年?干!

  据说我是个善良的人,因为眼泪浅。就这么一句,眼泪便下来了。

  然后,便是断桥了。舞台上晃动的白裙黑衫,在我眼里尽成了模糊的影。“西子湖依旧是当日容样,看断桥桥未断却痛断了柔肠。”有些花开是为了谢的,有些誓言,是为了被辜负的。从知道白蛇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便没有喜欢过许仙。我要这世上永远有最坚贞的一份存在,白素贞是,而许仙不是。

  “风雨湖中识郎面,多蒙借伞共舟船。红楼交颈春无限,我助你卖药学前贤。端阳酒后你命悬一线,我为你仙山盗草受尽颠连。纵然是异类我待你的恩情非浅,腹内还有你许门的香烟。你不该病好良心变,你不该随法海上了金山,妻盼你回家你不见,可怜我鸳鸯梦醒只把愁添……”婉转高低缠绵承转,这里头斑斑血泪的爱与隐忍,那负心人何德何能?

  七日里场场大戏,看得人失魂落魄。那舞台间所有种种,无非关联世上种种所有。悲苦,爱恨,愁烦,寂寞,以及生死,败亡,绝望。自然,也少不了大团圆。让好人得好报吧,那是凡人你我最简单的想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勃起:床上担心的越多 你就越不行
为“大小”不安。   这是男人最深层的烦恼,往往和缺乏正确的性知识、与朋友之间错
壮阳莫操之过急 什么情况下需要补肾?
现在各种补肾广告充斥报纸版面及大街小巷,在一片“男人要加油”、“补肾圣品”等广告
男人学会排毒:让你远离男科生殖病
毒素发作引发男科病   抽烟、喝酒,事业的奔波,生活的劳累等让很多表面强壮的男人
性爱中最受欢迎的37℃男人
 其实,性爱需要的是37℃男人。“37℃男人”,顾名思义,就是给人以类似体温的舒服感
适合男人的最佳睡姿
睡觉姿势会对性功能造成“恶果”吗?答案是肯定的。对于男性而言,最好的睡姿是仰卧,
双腿分开:睡觉姿势对男人“那话儿”的影响
睡觉姿势会对性功能造成“恶果”吗?答案是肯定的。  对于男性而言,最好的睡姿是仰
警惕!男人长时间骑车或憋尿 易导致胯下急
长时间骑车的民众注意!一名37岁男子因会阴、鼠蹊部不适、排尿灼痛就医,医师诊断他罹
减肥又壮阳:4套健身动作 增强同志性能力
经常锻炼可使我们的身体状态更好,而这对于性的耐受力上也一样。在性生活中,下列一些
20岁就阳痿?夏天当心纵欲过度
炎热的夏天,人的热情似乎也高涨起来。这高涨的还不光是热情,性腺也不例外。但是很多
性调查:七成男性对硬度缺乏自信
随着时代发展,国民对于两性健康问题的探讨日益多元,日前又有研究者对“硬”汉产生了兴
1nsnspa
北京一男 上海一男 广州一男 深圳一男 重庆一男 成都一男
天津一男 河北一男 山西一男 江苏一男 浙江一男 福建一男
湖南一男 河南一男 辽宁一男 云南一男 贵州一男 湖北一男
山东一男 吉林一男 安徽一男 江西一男 海南一男 陕西一男
甘肃一男 宁夏一男 新疆一男 广西一男 黑江一男 香港一男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1069  

GMT+8, 2022-12-4 10:23 , Processed in 0.239503 second(s), 22 queries .

上海最大的同志门户导航网上海同志 门户网

© 2013-2014 上海同志.

返回顶部